头条爹妈们想“抱团养老”你怎么看?

  “没有就没有新中国……”“七一”前夕,常德笔架城头,一群快乐的中老年人聚在一起,以唱红歌的方式庆祝中国成立97周年。

  他们是通过一个叫“天天乐抱团养老群”的微信群结识的。群里的20多位好友都是热爱音乐的退休职工,年龄最大的73岁,最小的56岁,“我们每周都会来这里聚一聚,唱歌丰富了我们的退休生活。”群主朱雨芝这样说。

  65岁的朱雨芝曾在常德一家国有企业担任中层干部。她告诉记者,除了唱歌、跳舞、打麻将外,大家还会以AA制的方式相约出游,北京、长沙、湘西……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。

  2016年10月16日,在北京城楼上,他们唱起了《我爱北京》《北京有个金太阳》等歌曲,赢来围观者一片喝彩声。群里有人过生日,大家都会一起庆祝。哪位好友生病住院了,大家也会约着一起去看望。“我们的群宗旨就是,为政府减负,为子女减压,快乐地一起变老。”朱雨芝说。

  “抱团养老”还真让子女们省心不少。朱雨芝的儿子说:“我在千里之外的部队服役,一年到头都难得回家,对母亲除了想念,更多的是担心。自从她牵头搞了这个‘抱团养老群’后,我在部队工作安心多了。”

 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,养儿才能“防老”。但近年来,不少子女因工作或生活的缘故,无法陪伴在父母身边,乡村、社区里的“空巢老人”逐渐增多。如何快乐养老,成为一个现实问题。于是,“抱团养老”成为不少银发族的新选择。

  2017年,中国首个最成功的“抱团养老群”被央视报道:杭州余杭的王女士住着200多平方米的三层农家小别墅,平日里子女工作忙,她感觉很冷清。经过交流、面试和相互选择, 王女士的农家小别墅里住进了7户人家,大家互助互爱,生活和谐,一起吃饭、聊天;一起下棋、喝茶;生病了互相照顾;晚上各自回卧室休息……

  记者了解到,目前常德还没有成熟完备的“抱团养老”模式。“抱团养老”不仅仅是要一起吃一起玩,还要能住在一起相互照顾。“天天乐抱团养老群”的“抱团养老”方式,还只是停留在“抱团娱乐”上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“抱团养老”。

  要想“抱团养老”成功,还有关键的一点,就是要“合得来”。一些原来在单位比较要好的老同事,或有着相同经历和背景的老人比较容易抱成团。

  “抱团养老”作为一种自发的养老方式,凸显了老年人对集体互助养老方式的期望和对精神慰藉的需求。

  目前,国内不少地方出现了自发的“抱团养老”,他们一般是共同选择一个适宜中老年人居住的地方“抱团生活”。除了共同参加一些大家都感兴趣的活动外,还会承担一些相应的义务,比如家务分工、轮流做饭、伙食费AA制,甚至每天做什么菜式都是一起商量。有人生病,大家会一起照顾,如果是重病还会送往医院并陪护,而不是简单地探望。

  在国外,“抱团养老”的方式更不少见。在德国,有些地方的老人甚至还和年轻人抱团,过起了“老少搭配”的生活。这些老人甘愿把自己的房子低价或免费提供给年轻人共住,但前提是年轻人必须承担部分照顾老人的义务。比如,陪老人聊天、打扫花园、外出采购等。

  那么,常德人是怎样看待“抱团养老”的呢?市民张女士觉得,“抱团养老”可以减少生活成本,提高生活质量,比如做一桌菜大家一起吃,就好像回到上世纪住在街巷里的感觉,大家互相帮衬照顾。市民李先生则认为,“抱团养老”比养老院的模式更自由,可以自己选择同伴,和有共同语言和习惯的人在一起生活。

  湖南文理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、教授黄向阳表示,“抱团养老”体现了老人的社会化需要。对老人而言,重新回归社会可以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。而且,老人在对他人的帮助中,也看到了自己的未来,不会产生恐惧感,会得到一种精神慰藉。

  作为一种自发行为,“抱团养老”也会有一些让人困扰的问题。子女会担心老人在集体生活中不能很好地自我照顾,也担心亲友邻居说自己不孝顺。老人们则会担心,在一起娱乐娱乐可以,真的生病了不一定会有人愿意照顾自己;还怕在面临家务分配、金钱支出、人际关系等现实问题时处理不当,影响彼此的感情。

被天天乐娱乐 发布于2018-12-01 08:41 .